入冬之后,天黑得便早,论该是黄昏时候,星辰已上来。我拿钥匙开门,发现太阳在屋里,蹲坐在窗下楼梯口第一阶。看见我进来,他抬头“哟”了一声。

“没打招呼就进来了,抱歉啊。”

“没事,”我说,“从窗口进来的?”

“天窗。”太阳说,“你早上出门没关天窗,我就顺势滑下来了。”

“噢……是凑巧还是?”

“是朋友介绍的,你是张佳玮,我没走错人家,对吧?”

太阳会在下班后,随机歇宿到人家里,这还是前两天我跟朋友喝酒时听说的——那天太阳就歇在他家里。当时我喝多了甜白葡萄酒,随口来了句“那就住到我家来吧——我家还多个沙发床呢”。大概我那朋友转达了这意见。不过也说不定。我不想多问,不然显得从来没见过世面的样子。

下班后的太阳跟我想象得不太一样,不太绚烂暖和,显得疲惫苍白。如果不是长得圆鼓鼓,身周还有金色的芒焰,说他是个大白汤团都有人信。当然,因为下了班,金色的芒焰也不再熊熊燃烧,而是垂落着,金得发白,像一只患了白化病的狮子。

“红茶,可以?”我问太阳,太阳点点头,打了个哈欠,“抱歉,太困了,而且说来不好意思,饿了。”

“今天我回来得也晚,所以路上就构思好了,图方便,汤锅里下一点酒,煮肉丸、芹菜、萝卜片、藕片、豆腐干和早上就发好的木耳。如果你需要,我可以另外再来个蚝油生菜,反正很快。”

“汤锅就行,谢谢你啦。”太阳满脸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我现在就想吃点热乎的。”

“红茶。”我把杯子递给他,“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,不过加了一点儿糖和柠檬,提提神吧。”

女朋友敲门声。我去开了门,指了指太阳,“有客人。”女朋友看了眼,咬我耳朵:“太阳还是月亮?”

“太阳啊,多明显。”

“可是他看上去挺苍白的。”

“我女朋友。”我对太阳说。女朋友爽朗地递过去纸袋:“刚买的羊角面包。”

“谢谢啦。”太阳点着头。

“冬天上班挺累的吧?”我问,太阳喝了一口汤,边默默地点头。

“汤还合适?”女朋友问,“我习惯味道重一点儿。”

“挺好的,真谢谢你们了。”太阳说,“那个,上班是挺累的。这个季节,因为冷,云的脾气很不好,要说服他很难。我也想每天都灿烂微笑,可是又冷又累,又时常跟云吵架,所以有时候表现得也不尽如人意……加上近来又有点儿忙……”

“怎么呢?”女朋友俨然打听八卦似的,太阳挠了挠头。

“我白天上班时,都偷空给月亮织一次性外套来着。”

“是怕她晚上黯淡无光吗?”我问。

“不只这样。说来怕你们不信,其实月亮比我还怕冷。”太阳说,“所以得给她织厚一点儿、暖和一点儿,好让她上夜班。每天我要下班时,就把织好的外套放在云上,等月亮上班时就能套上,可是云总是要扯一截给自己扮靓,就是晚霞啦,最好的颜色都被他抢掉了……”

“我回家路上,还看到了呢,颜色和手艺都不错呀。”女朋友说。

“就是好奇,”我插了一句嘴,“你和月亮的关系,到底是……”

“其实没有啦。”太阳说,“我们就是工作伙伴关系,而且还是不同班次的;只不过她上班时我下班,我上班时她下班,有时会彼此望一下。可是毕竟她一个女孩子,上夜班还挺冷的,是吧……”

吃完饭,太阳帮我们收了餐具,还自告奋勇要洗碗。边洗碗,他一边满脸歉意地说:“那个,因为明天我要早起上班,所以得早睡……”

“明白明白。沙发床可以吗?可惜只有毯子……”

“毯子就够了,实在是太麻烦你们啦!”

太阳裹进毯子后,很快就睡着了。他一睡着,脸上仅余的一点光也熄灭了,芒焰垂落在床边。我和女朋友并肩在楼梯扶手边看了他一会儿。

“像不像个小孩子?”女朋友问我,我点了点头。

“把羊角面包给他放茶几上吧,”我说,“他明早早饭要吃的。”

我一晚上没睡稳,到凌晨时分,听见轻轻的叩窗声。我和女朋友一起醒了,互相望望,打个手势,望了望下面:窗口有一张白色的脸孔。是月亮。

“醒醒,上班了!”她说。

“嗯嗯,我知道。”太阳揉着眼睛走去开了窗,“你先进来吧。”

“这家对你挺好啊!”月亮开始给太阳叠毯子,顺眼看了看羊角面包。

“是挺好的。”太阳说,“对了,他们还问起我俩的事来了。”

“你怎么说?”

“还能怎么说?说我们没什么关系呗。”太阳摇着头,叹了口气,在月亮身边坐下。

“是挺辛苦的。”月亮说,“但谈恋爱就这样。你看半人马、土星和天王星他们,三角恋呢,更辛苦。我俩还算好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。”太阳抚了抚月亮的头,“你回去休息吧,我上班了。”

“嗯。噢对了,昨天你织的外套挺暖和的。”月亮说。

月亮从窗口蹑手蹑脚出去了。太阳想了想,低手从肩上拔下一束芒焰,搁在茶几上。他走到窗前,吸了一口气。苍白的脸色忽而变得橙红,随即转为金黄;垂在身侧的芒焰缓缓直立,燃烧起来;天风四合,云翳流动,他身上一轮轮光晕由暗而明,如波涛涌动,不断饱胀开来。猛的,一道炫目光闪过,我们不由闭眼;再睁眼时,太阳已不在窗前了。暗青色的东方天空,隐约有一缕光开始流动起来。

“他上班去了。”我对女朋友说,“我们再睡一会儿吧。”

“如果我们昨天给他吃点辣椒,他会不会今天特别热烈?”女朋友问。

“那我们给他吃薄荷糖和冰激凌,今天还会下雪呢。”我说。

太阳留下的那束芒焰很有用:光亮暖和,像盏长明灯。之后的冬夜里,我们经常不开灯,就用这束芒焰照着,围炉吃锅。有一天正吃着,听见敲窗户声。我走过去看,是月亮,手里捧着一大片阳光。

“他给我织的满月外套,我说我今天是钩月,穿不尽,他就裁下这一片儿,托我送给你们了。”

“谢谢,代我问太阳好。”

“让他下次还来。”我女朋友说,“上次吃得太简单了。”

“他是有些不好意思。”月亮说,“而且觉得骗了你们心里有愧。”

“骗了我们?”

“嗯,就我和他谈恋爱的事。”月亮大大方方地说,“他骗你们说我们没在一起。”

“我们其实知道啊……”我女朋友说,“他也太不会骗人了。”

“我知道他没骗到你们,你们知道他没骗到你们,就他不知道。”月亮笑了笑,“所以说他没心没肺的。”

“我觉得这是一腔热诚,没心眼子啊。”我说。

“嗯,我就喜欢他这点。”月亮说,“那,回见了。这片儿阳光,你们可以当被子盖,又暖和又轻软,很舒服的。”

“回见,回见。”

章节目录

孤独的人都要吃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张佳玮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佳玮并收藏孤独的人都要吃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