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文】

凡战,所谓攻者,知彼者也。知彼有可破之理,则出兵以攻之,无有不胜。法曰:「可胜者,攻也。」

三国,魏曹操遣朱光为庐江太守,屯皖,大开稻田,又令间人招诱鄱陽贼帅,使作内应。吴将吕蒙曰:「皖田肥美,若一收熟,彼众必增,如是数岁,操难制 矣,宜早除之。」乃具陈其状。于是孙权亲征〔皖〕,一朝夜至。问诸将计策,诸将皆劝作高垒。蒙曰:「治垒必历日乃成,彼城备已修,外救必至,不可图也。且 乘雨水以入,若淹留数日,必须尽还,还道艰难,蒙窃危之。今观此城不甚固,以三军锐气,四面攻之,不移时可拔,及水未涨而归,全胜之术也。」吴主权从之。 蒙乃荐甘宁为外城都督,率兵攻其前,蒙以精锐继之。侵晨进攻,蒙手执枹鼓,士卒皆腾踊自升,食时破之。既而张辽至夹石,闻城已拔,乃退。权嘉蒙功,即拜庐江太守。

【译文】

大凡战争中所说的进攻,是指在了解了敌情之后所采取的作战行动。即是说当了解到敌人确有被打败的可能时,就要出兵进攻它,这样作战便没有不胜利的。 诚如兵法所说:“敌人有被我战胜的时候,就要实施进攻作战。”三国时期,魏公曹操派遣朱光为庐江太守,朱光率兵驻屯在皖县,大力开田种稻,同时又使令间谍 到吴地鄱陽联络起义首领,让他们充当内应。东吴大将吕蒙说:“皖县田地肥美,如果稻禾一旦成熟收割,魏军必定扩充兵员,像这样搞上几年,曹操强大的态势一 形成便难以制服了。因此,应当尽早拔掉朱光这颗钉子。”进而他又详细地陈述了该地的情况。于是,孙权亲自出征皖县、一昼夜就到达这里。孙权接见众将,征询 攻城之策,大家都建议采取构筑攻城土山高垒之法,只有吕蒙提出不同看法,说:“构筑土山高垒必须经过好多天才能完成,等到那时,敌人的城防已经整修加固, 外部的救兵必将赶到,该城就无法攻破了。况且我军是乘着雨季从水道而来,倘若在此停留而耽搁时日,上涨的江水必将退尽,返回时道路就会非常艰难,我觉得这 是很危险的。据我观察,现今该城并不很坚固,凭借我军锐不可当的士气,从四面实施围攻,不用多久就可破城,然后乘着水位高涨而还军,这才是全胜无损之策 啊。”吴主孙权听后采纳了他的意见。吕蒙就推荐甘宁担任登城都督,率兵进攻在前,吕蒙率领精锐主力随后跟进。天刚亮时吴军发起进攻,吕蒙手持鼓槌擂鼓督战,士兵们个个龙腾虎跃,奋勇登城,仅到吃早饭时候就攻克了该城。接着不久,魏将张辽率领援兵进至夹石时,听说皖城已被攻破,不得不率兵退回。孙权为了奖赏吕蒙此战所建功勋,当即任命他为庐江太守。

【赏析】

本篇以《攻战》为题,旨在阐述采用进攻方式作战时所应掌握的原则。它认为,进攻作战是以“知彼”为前提条件的。就是说,一旦了解到敌人有被我打败的 可能时,就要不失时机地向敌人发动进攻,这样作战没有不胜。本篇引自《孙子兵法·形篇》的“可胜者,攻也”句,意思是说,敌人有可能被战胜的时候,就应果 断采取进攻战。显而易见,本篇以孙子的论述为理论依据,不仅从力量对比上阐明了进攻作战所应具备的条件,而且从作战时机上阐明了发动进攻的时机选择问题。 这无疑是对孙子思想的弘扬,值得肯定。东汉建安十九年(公元214年)五月,孙权率军同曹操争夺皖城之战,就是体现进攻作战原则的一个战例。当时,曹操派 遣朱光率军屯驻皖城,并“大开稻田”作持久打算。孙权在吕蒙的积极建议下,亲率大军前来进攻,企图夺取皖城。他在召集诸将研究计策时,“诸将皆劝作高 垒”,采取长围久困之策。唯独大将吕蒙却主张乘敌城备“不甚固”、外援未至以及雨季水涨未落之前,“以三军锐气,四面攻之”,这样,既能乘敌城防空虚而迅 速拔城,又能乘水涨未落而顺利于水上还军。吕蒙认为,只有采用进攻战才能达成全胜之功。孙权听后欣然采纳了他的建议,不失时机地向皖城发动了进攻,结果只 在吃顿饭的功夫,就攻克了皖城,并迫使曹操援军不得不回撤。

章节目录

百战奇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刘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刘基并收藏百战奇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