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文】

凡与敌战,若我胜彼负,不可骄惰,当日夜严备以待之。敌人虽来,有备无害。法曰:「既胜若否。」

秦二世时,项梁使沛公、项羽别攻城陽,屠之。西破秦军濮陽东,秦收兵入濮陽。沛公、项羽乃攻定陶,因西略地至雍丘,大破秦军,斩李由,还攻外黄。项 梁益轻秦,有骄色。宋义进谏于梁曰:「战胜而将骄卒惰者败。今兵少惰矣,而秦兵日益,臣为君畏之。」梁弗听。而使宋义〔使〕于齐。道遇齐使者高陵君显, 曰:「公将见武信君乎?」曰:「然。」曰:「今武信君必败,公徐行即免死,疾行则及祸。」秦果悉兵益章邯击楚军,大败之,项梁死。

【译文】

大凡对敌作战,如果我军取得胜利而敌人遭到失败了,不可因此而骄傲怠惰起来,应当日夜严加戒备以防敌人来攻。这样,敌人即便敢于来犯,我军因有准备 而不会发生危害。诚如兵法所说:“打了胜仗的时候,要像没有打胜仗那样(保持高度戒备)。”秦二世胡亥统治末年,反秦起义首领项梁派遣刘邦、项羽率兵从另 一路攻打城陽,血洗了城陽全城。然后西进,又于濮陽东大破秦军,秦兵收缩退入濮陽城。这时,刘邦、项羽便转兵进攻定陶,继而向西攻占地盘而抵达雍丘,再次 大破秦军,击斩了秦朝三川郡守李由,然后回军进攻外黄。义军接连打了几次胜仗之后,项梁更加轻视秦军,骄傲情绪溢于言表。令尹宋义见此而规劝项梁说:“打 了胜仗之后,如果将领骄傲、士卒怠惰的话,那就要失败了。现在我军士卒已初显怠惰之情了,而秦军兵力却在不断增强,这是我为您所担心的事。”项梁对此根本 听不进去,竟派遣宋义出使齐国。宋义赴齐途中遇到了齐国使者高陵君显,问显道:“您将去会见武信君项梁吗?”回答说:“是的。”宋义劝他说:“我现在认定 武信君必然要失败。您慢点去就可以免于一死,去快了就会祸及于自身。”秦朝果然调集全部兵马增援章邯攻打楚军,并且大败楚军,项梁兵败身死。

【赏析】

本篇以《胜战》为题,乃继《佚战》之后,进一步阐述胜仗之后如何防止产生骄惰情绪的问题。它认为,在对敌作战中,如果打了胜仗,不可产生骄惰情绪, 而应当日夜加强战备以防敌人袭击。这样,敌人即使来攻,我也不会遭到失败。本篇引自《司马法》的“既胜若否”一语,意思是,打了胜仗要像没打胜仗一样。其 实质是告诫人们要警惕和防止胜利后的骄惰情绪的滋生。“骄兵必败”,这是军事斗争的客观真理。古往今来的战争实践经验证明,未有将骄卒惰而不导致作战失败 的。特别是在打了胜仗之后,如不能正确对待胜利,往往容易产生骄傲,由骄傲而产生怠惰,由怠惰而放松警惕,最后必然为敌所乘而转胜为败。因此,胜仗之后, 能不能保持“既胜若否”的思想和态度,乃是衡量将帅是否具有深谋远虑的重要标志。本篇正是从这个意义展开论述的。秦末,反秦起义军重要首领之一的项梁,他 在接连多次打了胜仗之后,所以反被秦军击败而身死,其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主要是由于他不能正确对待既得胜利,产生了严重的骄傲自满思想所致。他既“益轻 秦,有骄色”,又不听取别人的正确劝谏,不败而何?这从反面证明了这样一个道理:为将帅者始终保持“既胜若否”的清醒头脑和谨慎持重的思想态度,乃是巩固 和发展胜利,使自己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重要条件之一。

章节目录

百战奇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刘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刘基并收藏百战奇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