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9(1)
  “你真的不打算回利雅得,爸妈的忌日近了。”苏曼轻声道,他的父母缘是很淡的,他对父母并无什么记忆,自然不会煽情得有多 伤心,只是父母在苏如花的心目中的地位是非常的重的。
  苏如花照顾他的那十年,每一年的忌日都会细心准备,异常怀念,可她离开利雅得后,每逢忌日,她再没回来过。
  苏曼心知,她心中是很怀念父母亲的。
  每年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祭拜,感觉上也有点孤单,还有沉重。
  “人是活在心里的,形式上这东西,能免则免,你要不祭拜也不关紧的,我知道你没那份孝心。”苏如花笑道,“真的,不重要, 即便不回家祭拜,我也记得他们。”
  苏如花叹息,笑了笑,“爸妈的忌日,也是墨晔和墨玦的生辰,他们快要过生日了。”
  苏曼心中嘀咕,她会弄糊涂墨玦和墨晔到底今年多大,却没有忘记他们的生辰,是因为这个日子也是父母亲的生日,还是有什么特 殊的意义?
  苏如花一脸严肃,他也不好说什么。
  苏曼嗯了一声,意味深长地道,“落叶终究会归根,你还能在放逐自己几年?”
  “谁知道呢。”苏如花看着微有波澜的海面,沉思不语,她也不知道,还能放逐自己几年的时间,顺其自然吧,她突然一笑,打趣 道:“当然,哪天曼曼要是结婚,我一定回来。”
  苏曼无视她灿烂的笑容,苏如花笑得益发大声,姐弟两话别后,苏如花走了过来,程安雅甜甜地迎上去,又一次问出自己的疑惑, “美人姐姐,我们就要分别了,你告诉我你到底多大嘛,我还想和你多学两招保养的招数呢。”
  “秘密,这是秘密。”苏如花笑着挥挥手,姿态潇洒。
  程安雅神秘地眨眨眼睛,“我猜猜看,你点头或者摇头,你看成不成,我实在是好奇呀。”
  “好啊,你说。”苏如花也爽快。
  程安雅故作沉思片刻,眼光一亮,“四十三对不对?”
  苏如花一怔,十一心头一颤,微微垂下眸,遮去眸光中的震惊,看她的神色,她就知道,猜对了,她故意让程安雅去和她说,就像 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和老巫婆同年。
  没想到,真对了。
  早知如此,她该让程安雅猜一猜她的生日,不过若这么明目张胆,她多半也会察觉到了。
  苏如花也不是忸怩之人,很惊讶地拍着程安雅的小脸蛋,“小丫头,你猜得真准,算命大师啊。”
  “哈哈,侥幸,侥幸。”程安雅打哈哈,心底也犯嘀咕,真正的算命大师不是我啊,是旁边的冰山小姐,不过十一怎么猜得这么准 呢?
  好似知道般,外人要猜苏如花的年龄还真是一项有难度的事情。
  她看了看她的微隆起的小腹,软了几分声音,有点慈爱,“安雅,你这一胎比较特殊,自己要当心点,我看你留在利雅得,等孩子 平安生下来,如果你想她生下来的话。”
  程安雅感激地点头,无需苏如花多说,她也打算这么做,她比谁都渴望这孩子能够平安。
  苏如花看了眼十一,十一神色冷漠,苏如花知她性子,也不说什么,墨晔这一次伤她太深,对墨晔的亲人,她是有点抵触的。
  她是个恩怨分明的女孩子,不会说什么子债母偿,但心里总是有点抗拒的,苏曼是例外,毕竟他们早就相识,因为叶薇的关系,还 算有点熟稔。
  苏如花率先上了船,百灵依依不舍,过来死死地抱了一下苏曼,“美人师叔,你一定要记得百灵,千万不要变心哦,不然我会把那 个男人阉了,呜呜……为什么我不是男的,呜呜……”
  百灵夸张地大哭,虽然没看见什么眼泪,但那哭声非常的逼真,众人眼睛一阵抽搐,苏曼倒是好似雕像般被她抱着不动。
  程安雅暗暗佩服苏美人的定力。
  十一偏过头去,正巧看见沙滩上的男男女女又在晒日光浴,她迅速收回眼光,因为太突然了,程安雅才觉得不对劲,一看才知道青 年男女又在沙滩上晒日光浴。
  她已经很淡定了,因为这些天瞧见过好几次这样的“奇观。”她在岛上住了些日子,除了照顾十一外,一有时间,百灵就会带她在 岛上游玩一番。
  她自然见识过这样的景观,百灵说,这很正常,是这座岛屿上的风俗,男女都不避讳,她不免得感慨果然是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
  她可一点也不认为,其中几名晒得有点黑的女孩子,会有多么多么的美,程安雅的审美观中,女孩子还是皮肤白点好看,小麦色比 较健康,但不至于像这么……黑。
  十一这些日子都在水榭中休养,自然没见过这样的奇观,程安雅好奇地凑到她跟前,看着她青白的脸上浮起的淡淡红晕,她也觉得 很玄幻了。
  十一在害羞吗????????
  想当初墨玦那么彪悍传过一张裸照过来,她不是也看着的吗?怎么现在害羞起来了,以前倒是没有,她一直以为十一的眼光中,人 是没有男女之分的。
  原来是有的啊,她什么时候开窍了,也知道男人和女人不同了?
  “十一,你在害羞吗?”
  “没有。”十一迅速否认,眼光又瞥到一边去。
  程安雅看她这故作镇定的模样,感觉自己赚了,这好可爱啊!!!!
  百灵还在那抱着苏曼鬼哭狼嚎的,白林等得不耐烦了,喊了一声,她迅速在苏曼脸颊上亲了一下,“美人师叔,你一定要想我哦, 我走了,我每天每天都会想你的,呜呜……”
  百灵偏身,一边哭着,一边却很潇洒地上了船,苏如花的油轮率先开走。
  苏如花潇洒地朝众人挥了挥手,消失在甲板上,油轮渐行渐远。
  苏曼等人也登上了另外的油轮。
  上了船,十一一直在船头,迎着海风,她的脸依然瘦得很难看,可能因为病毒的原因,苏曼虽然费尽心思给她调养,外伤好了,可 气色一直不太好。
  太过油腻的食物她暂时也不能吃,不然会大吐特吐,酸、辣等食物更不能吃,有颇多禁忌,苏曼暂时还没找出具体的原因,只能归 结于她体内的病毒。
  不能食疗,条件又过于简陋,他暂时也没法子,只能等回了利雅得后才能想办法。
  “我不想去利雅得。”甲板上,十一轻声道,眸光有些涣散。
  “不行,一定要去。杰森都在利雅得等你了,白夜也在,我都告诉他们了,也说你会去,你不去,他们会很失望。”程安雅紧张道 。她实际上并不放心她一个人乱跑,她肯定是想去找墨家兄弟,但她的身体还不行。
  苏美人说了,病毒并不稳定,万一朝不好的方向变异,她这一身咋舌的身手就没有了,那不是自投罗网,她怎么也不会放心。
  十一沉默着。
  杰森和白夜在等她吗?
  苏曼说道,“你想报仇,先养好身体。”
  他说罢,下了甲板,到船舱休息。程安雅恍然大悟,也顺着这个方向劝着她,试图让十一打消离开的念头,十一沉默片刻,并不言 语。
  程安雅怀孕后有点嗜睡,吹了海风更觉得昏昏欲睡,她劝了她一会儿也到船舱休息,让黛娜留着照看她。
  十一站在甲板上好一会儿,也才去船舱休息。
  她该不该问一问,到底怎么回事呢?
  程安雅醒来,已是傍晚。
  隔壁船舱中,空无一人,问了黛娜才知道,十一去找苏曼了,她以为是病毒的事,也没在意,洗了一把脸,暂不到晚餐时间,程安 雅无聊,放一张唱片来听,苏美人的油轮上有最好的视听设备,而且是那种很古老的黑胶唱片,他的品味比较独特她也喜欢,都是那些 嗓音低沉富有感情演绎的歌手,那些歌曲很适合在夜深人静中听,感觉心里的感情也会慢慢地沉淀,这种音乐,好似是一个时代的背景 音乐,要很用心去听。
  国语歌,粤语歌,英文歌,西班牙语歌曲都有,一个七名歌手,程安雅选了国语歌来听,一边听,一边看书,很休闲。
  油轮的小咖啡厅里,苏曼和十一临窗而坐。
  十一也不和苏曼拐弯抹角,直接问他,“苏曼,你只有一位姐姐吗?”
  苏曼本也以为十一找他说病毒的事,没想到问的是他姐姐,他蹙眉,不动声色地摇头,“不是,我有两位姐姐。”
  519(2)
  十一眉梢轻挑,瞬间冷凝。
  苏曼漫不经心问,“为何如此问?”
  十一沉默着,她不知道该不该和苏曼说实话,对苏如花,她心存一丝戒备,但苏曼,她了解他的个性,不会有任何问题。
  只是……
  “她们是双胞胎吗?”十一问,其实答案已经呼之欲出,可她仍想着有一丝侥幸,也许只是偶然长相相似罢了。
  她怎么接受,这样的关系,她的师傅,竟然和墨晔有血缘关系,那她这份恨像谁讨去。
  “是。”苏曼眸色一沉,淡淡道,“另外一位姐姐,她叫苏如玉。”
  如玉……
  十一苦笑,看来已是十有**是真实的了,她虽然不知道老巫婆的真实姓名,可苍狼喊过,小玉。她的头有点刺痛。
  怎么会这样?
  老巫婆的真实容颜,叶薇和十一只见过两次,但印象极为深刻,因为那张脸实在太风华绝代,艳冠天下。平常的老巫婆总是带着一 张很丑陋的人品面具,半边脸好似被火烧毁了,极为难看,起初刚到岛上的孩子们看见她都会觉得好可怕,夜里有人还会做恶梦。
  叶薇和十一刚开始也不例外,都觉得她好丑,好丑,孩子们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偶尔听苍狼喊小玉。幼年的叶薇很叛逆,经常 惹她生气,有一次因为训练没达标挨揍了,正好苍狼在一边喊小玉,小叶薇插着小蛮腰喊,什么玉不玉的,我看是老巫婆还差不多。
  于是,老巫婆这个外号不胫而走,孩子们心中都把老巫婆和她划上了等号。
  她是一位严师,十一在岛上十余年,她从未见过老巫婆笑过,甚至连冷笑都没有,整个人给人一种很冰冷,将近死亡的冰冷的感觉 。她性子甚冷酷,手腕也很有力度,当时训练基地有一个别称,叫恶魔岛,就是她给人地感觉。
  十一和叶薇从小都挨过她不少揍,而且不管你身体怎么样,年纪小,还是长大了,该揍的时候,她一点也不手软,什么谆谆善诱, 什么晓之以情,什么大道理的她从来没讲过,达不到要求就是惩罚,一直到你达标为止,虽然这种铁棒政策她们幼年的时候都觉得过于 残酷。
  但几年以后,挨揍越来越少,她们却越来越习惯。其实十一和叶薇挨揍最少的,因为老巫婆很偏爱她们,虽然叶薇经常和她作对, 经常挑衅她,语言也很不敬,但她反而最喜欢叶薇。
  十一是很敬佩老巫婆的,她和苍狼各负责一批孩子,苍狼也培养出不少人才,这批人后来有随他走的,也有留下来的,但总体上并 无老巫婆手下培养出来的人出色。
  叶薇,十一,楚离,白夜,杰森,黑杰克,罗斯……这批人全部是她培养出来,从儿童的时候就开始跟着她,一直到少年,出任务 ,积累经验,直到后来的独当一面。
  对叶薇和十一她们而言,虽然老是说老巫婆,老巫婆的,但此人在他们所有人的心目中的地位,却比父母还要高。
  这也是为什么苍狼背叛组织后,老巫婆没什么反应,好似一直阿猫阿狗走了似的,他们却愤愤不平,发誓天涯海角追杀他。
  那些年,在他们印象中,他们是一对情人,是一对很奇怪的情人,好似总是苍狼追着她跑,她却没什么反应。苍狼当年正值壮年, 保养得好,看起来很年轻,一表人才,无可挑剔。可老巫婆却是相貌丑陋,脾性古怪,性子狠厉,这场爱情游戏的身份好似调换了般, 怎么看都像是老巫婆应该追着苍狼而不是苍狼追着她。
  苍狼背叛后,他们都以为是苍狼嫌弃她的容貌。
  十一见过她最像恋爱中女人的反应就是拿着项链上的戒指看得出神,那是苍狼走后,他们都以为是苍狼送她的,以为她很爱苍狼, 所以才会有那样痛苦的表情。
  所以叶薇等人更恨苍狼,四处找他。
  老巫婆是知道的,却没有阻止,好似一切和她无关。
  也是在苍狼走后,十一才见过老巫婆的真实外貌,那一次,叶薇和十一相约去后山泡温泉,谁知去了那里却听到有人痛苦的呻、吟 声。
  月光下,她们看见一名美得不可思议的女子在温泉中痛苦地捂着头,低低地呼喊,喃呢,她说得太快,说什么叶薇和十一没听清楚 ,只觉得她好像很痛苦,头很痛。
  叶薇后来和十一说起那一幕,她的感觉是,好像看见了仙女下凡,虽然有点夸张了,却是当时她们最真实的想法,十一也惊为天人 。
  岛上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大美女,她们都不知道。
  叶薇和十一惊艳过后想下水帮她,却被她冷冷喝住,这一出声,把叶薇和十一都吓坏了,尤其是叶薇,差点一头栽到温泉中。
  “老巫婆?你被仙女附身了?”叶薇脱口而出,十一扯了扯她的手臂,示意她不要开玩笑。
  老巫婆因头太痛,一下子沉到温泉底去,水面恢复了平静。
  叶薇和十一则是讨论着,到底哪一面是真实的?
  她平常看起来足足有四五十多岁的人,看刚惊鸿一瞥,看起来顶多也就二十多,于是叶薇和十一都觉得被骗了,好似一位比他们大 不了多少的女子当他们师父十几年。
  难怪从他们幼年时期到成长,谁的面容都在变化,从苍狼也是,老巫婆却是十年如一日的一张脸。
  老巫婆从水底上来,已恢复平静,美丽的脸被温泉熏得艳若桃花,粉色的唇,如黑葡萄似的眸,五官分开看绝美,组合起来更是美 得不可思议。
  她当着她们的面上来,穿衣,不言不语,叶薇调皮地吹了声口哨,赞美她的身段,被她历眸一扫,叶薇这才闭嘴。
  待她穿戴好了,叶薇才凑过去在她脸上左摸右摸,企图辨认这是人品面具还是真脸,他们这些人中,也只有叶薇敢这么和她动手动 脚,要是换了其余人,她早就一掌劈死了。
  最后确认,这是货真价实的脸。
  老巫婆丢下闭嘴两字就飘然而去,那一个月中,十一和叶薇都在飘着。
  再一次见到她的真面目,也在这温泉,那是一年后的事情了,也是同样的画面,她好像有什么病,长年头疼,特别是到了月圆之夜 ,更会癫狂可怕,捂着头咆哮的情景令人心惊,也令人怜惜。
  十一和叶薇没去问,她不想真面目示人,肯定有她的原因,她们也不会傻得四处去说,也只有叶薇和十一知道她的真面目是如此的 风华绝代。
  叶薇是个好奇宝宝,她忍了一年没去问,第二次见到她病发的时候,太魔疯了,整个人好像都要发狂起来,温泉是岛上的禁地。没 人能来,所以并没有人知道,叶薇和十一联手和老巫婆打了一架,结果可想而知,两美女被老巫婆都打落到水中,但结果十一很满意, 她慢慢地平复下来了。
  叶薇好奇地问她,“老巫婆,你到底得了什么病,你医术和用毒都那么强,为什么不给自己治疗?”
  “不知道。”她捂着头,茫然不解,只知头痛困扰她很多年,却不知为什么头疼,自己查也没查到什么原因。
  “老巫婆,你长这么漂亮,为什么要装这么难看啊?”
  “直觉。”
  “……你真奇怪。”叶薇很诧异,好奇地摸着她的脸,“是不是常年不见阳光的关系啊,为什么看起来没大我多少呢,你到底几岁 了?”
  “四十三。”
  这天晚上,她似乎想和人说说话,所以话也显得多,叶薇问什么,她答什么。
  最后,叶薇大了胆子,问了苍狼的事,“老巫婆,我们要找到苍狼,杀了他给你出气好不好?”
  “随便!”
  叶薇,“……你不阻拦啊?”
  “随便!”
  叶薇再度无语。
  “他不是你喜欢的人吗?”
  老巫婆沉默,似是茫然,又似是冷漠,却没有应话,十一和叶薇自动读解成她是默认了,叶薇很聪明,趁着老巫婆筋疲力尽的时候 问了好多有关于她的事,可是,她似乎一问三不知,三缄其口。
  叶薇和十一疑惑之余只是认为她不想说,如今看来……
  “你是不是知道她在哪儿?”苏曼问,轻轻地打断了十一的回忆,她从记忆中醒来,看着苏曼的脸,她和叶薇真的是睁眼瞎子,苏 曼和老巫婆的眉梢之间有几分相似,连那脾性也有几分相似,她却没看出来。
  “十一,苏家曾经发生过一些事情,虽然具体我不知是为什么,但是,我二姐一定是关键,大姐找了她二十多年,如果你知道她在 哪儿,请你告诉我。”苏曼沉声说道。
  十一沉思,最终摇头,“我是知道,但我不会说。”
  “大姐说,她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,可能是死了,如果她知道她还活着,一定会很开心。为什么你刚才不说?”
  “抱歉。”十一淡淡道,“她叮咛过,不许透露她的消息。”
  苏曼神色深沉,似不悦,也似恼怒,但最终都恢复平静,苏如花走了,他是主动联系不到她的,除非她亲自联系他。
  顺其自然吧。
  都活着,不管有什么心结,终究都会解开。
  “她是你什么人?”
  “你别问,我不会再说。”十一沉声打断苏曼的话,起身,回了船舱,确定老巫婆和苏如花是姐妹,十一心中好似掀起一个骇浪。
  墨家兄弟竟然是老巫婆的侄子,这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吗?第一恐怖组织和黑手党要拼个你死我活为什么?
  她这份怨恨,又该如何发泄?
  四天之后,苏曼的船回到利雅得,刚一靠岸,程安雅就看见叶三少英姿卓然的身影,他站在那里等着她,多日不见,思念如同一层 薄薄的茧缠绕着。叶琛一把抱住她,顾不上四边都是人,攫住她的唇舌,狠狠地亲吻,把担忧和思念都灌注在这个吻上。
  程安雅恍惚间记起苏曼、杰森,白夜等人都在,慌忙挣开,被叶三少用力固定,到他餍足,他才放开她,程安雅的脸薄红一片。
  杰森早就像一阵火窜过,一下子窜到十一面前,瞪大眼睛看她的模样,倏地大怒,“十一,谁把你弄成这样?是谁?老子要杀了他 。”
  喷火龙大怒,他伸手想要去抱十一,又不敢碰触,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太过用力,把她弄散了。
  见到熟悉的脸庞,恍若隔世,十一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
  她的音色已恢复了十一惯有的冷清,杰森眉梢间怒火闪烁,程安雅都怕他当场找人当炮灰。
  “是不是墨晔?”
  “杰森,我有点累。”十一说道,杰森立刻拥着她走到一边的豪华车房中,白夜为她开门,神色凝重,一行人坐三辆车回苏曼的府 邸。
  叶三少开车独自载着程安雅,众人都走了,小夫妻两还停留在海边,叶三少仔细地抚摸着她的小腹,“我们分别的时候还没看出什 么,小家伙大了不少。”
  程安雅颔首,“苏曼说很健康。”
  “那就好。”叶三少许久不见程安雅,思念泛滥,只想抱着她,不肯松开,程安雅好笑地拍拍他的肩膀,“乖孩子,想我了?”
  “想你怎么了?我要不想你,你该哭了。”叶三少说得不可一世,程安雅很想拿拳头砸他。

章节目录

亿万老婆买一送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安知晓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知晓并收藏亿万老婆买一送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