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电梯口,柯亚萍追上了他,塞给他一张纸条:“这是爸爸办公室电脑的密码,他说所有的账务记录都在电脑里面,请你……看看。”他们都没有敢再看对方一眼,就赶紧分开了。
  孟飞扬在公司里待到很晚,老柯的账务并不复杂,很快就弄清楚了。面对窗外华灯璀璨的市景,孟飞扬的脑子里反反复复只有一个念头:这些和我到底有他妈什么关系?!本来自己作为伊藤的员工,由于总公司破产所要承担的后果,充其量就是损失几万元的工资和奖金,以及从现在起要寻找一份新工作,不过是流年不利有些倒霉罢了。然而不知道自什么时候开始,从攸川康介到信五郎,从柯正昀到柯亚萍,他孟飞扬突然变得要为所有这些人的贪婪、卑鄙、失误、自私或者懦弱来负责?他真的很想撒手不管,但是一想到柯正昀父女会就此无家可归,他又感到于心不忍了。
  就这么颠来倒去地想着,孟飞扬回到了家。刚打开门,就被满屋的亮光晃到了眼睛。
  “戴希!”孟飞扬又惊又喜,这死丫头跑到哪里都爱把所有的灯打开,还好意思天天叫嚣什么“低碳生活”。
  电脑屏幕上闪着整篇的英语文档,孟飞扬凑过去,只扫到个大标题“sex addiction”,戴希就在有关性的鸿篇巨著下睡着了。屋里太冷,她身上裹着条毛毯,从脑袋一直披到脚下,孟飞扬觉着趴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只大个儿的毛绒玩具。
  他把嘴凑到她的耳朵边:“快把口水擦擦,僵尸来了!”
  “啊!”戴希惊跳起来,被孟飞扬一把抱在怀里,他又朝她的脖子上啃过去:“我是僵尸!吼吼!”
  “滚蛋!吸血鬼才咬脖子呢!”
  “嗯,那僵尸该咬哪儿?”
  “逮哪儿咬哪儿!”
  “啊呜!”
  戴希在孟飞扬怀里拼命挣扎,碰翻了茶杯,她大叫起来:“我的简历!”两人手忙脚乱地把戴希的简历抢救下来,孟飞扬亲了亲简历上的照片,才笑着问:“你每次跑到我这里就吃我的,喝我的,用我的,还冲我嚷嚷。今天怎么良心发现,当起田螺姑娘了?”
  他一回家就发现屋子里变得格外整洁,心里格外地感动。这两天心绪不佳,又冷落了戴希,今天甚至一整天都没和她通过话,难怪她自己跑来了。
  戴希没有回答,孟飞扬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,似乎带着某种令人不安的意味。欲言又止的隔阂再度使孟飞扬的心轻轻一颤,他连忙拍拍手里的简历,扯开话题:“都包装好了?海归小猪打算卖几毛钱一斤啊?”
  戴希白了他一眼,撅起嘴:“唔,我的硕士学位还没拿到,你说人家会给我多少工资呢?”
  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,孟飞扬继续逗她:“谁让你赶上国际金融危机了呢,现在许多外企都停止招人了,就业市场竞争异常激烈,硕士毕业生也就三四千来块吧,你嘛……我估计最多三千。”
  “这么少啊……”戴希愁眉苦脸地瞪着电脑屏幕。
  孟飞扬情不自禁地把她搂得更紧了,也看着电脑屏幕说:“鉴于我的弗洛伊德小姐还是位了不起的性学专家,大概某些娱乐行业的公司会愿意多付些钱……”
  “性学专家?!”戴希冲着孟飞扬横眉立目,“拜托,这是心理学噢!”
  “哦?心理学吗?哪里有心理啊?我怎么看来看去都是sex啊?”
  戴希笑得弯下了腰:“你这个大色鬼!性是生命最重要的原动力,也是人类一切心理的基础啊。我们是通过性研究人心,哪像你这种人,除了性就看不到其他……”她的眼睛闪烁得像夜空中的明星,孟飞扬觉得她好像是在看着自己,又好像是穿透了他的灵魂,他几乎无法自持了,喃喃低语:“那也要怪你,一走就走了三年,我的原动力都要耗尽了……”
  “傻瓜,我再也不走了呀。”
  等到洗澡的时候,孟飞扬才想起暖风机还没来得及修。为了怕戴希着凉,他就一直搂着她,先匆匆替她冲洗干净,看她裹上毛巾跑进卧室,才赶紧收拾自己。屋子经过整理,沐浴液的瓶子没有放在平常够得着的地方,孟飞扬只好发着抖去拿。弯下腰的时候眼睛的余光扫到样东西,他猛然一惊,那是一个褐色的束发圈,就搁在淋浴间一侧的窗台上。孟飞扬把束发圈捏到手里,心头一瞬间空落落的——柯亚萍!他怎么居然就忘记了呢?
  钻进被子里,孟飞扬和戴希面面相对,他犹豫着不知该不该伸手过去。
  “飞扬,你的田螺姑娘不是我。”戴希的眼睛依旧睁得大大的,可是里面有一层湿气渐渐晕开。她的神情立即让孟飞扬回忆起过去:还是高中生的戴希跑到他的宿舍,也是这样看着他,眼泪汪汪地说:“这学期考试的第一名不是我。”
  她仍然是那个他认识了好多年的小丫头——孟飞扬朝戴希伸出手,她立即钻入他的怀里,面颊微微发烫,好像受惊的小鸟在他的掌心轻啄,让他不知该如何安慰。
  孟飞扬开口了,自己也没料到说出的话是:“小希,对不起,我们暂时不能买房了。”
  他说了很久,才把整个乱七八糟的事情说完了。戴希始终一声不吭地听着,孟飞扬等不到她发表意见,有些心慌:“小希,你不高兴了?”
  “我没有不高兴啊。”她依偎在他的胸前,吐出的气息温柔地撩拨他的情怀,“我是在想,这下子咱俩就平等了:都没有工作,都没有存款,挺好的。”
  平等了吗?孟飞扬记得好像在哪里看见过:爱情中是没有平等的,不论金钱还是美貌,这些条件都不能最终决定爱情的天平,真正起作用的还是——爱。那个爱得更深一些的,才会处于相对卑微的位置。不过现在他也闹不清楚,他们两个究竟谁是那个更卑微的了。
  凑巧得很,这天张乃驰在恒隆广场里遇上了孟飞扬。
  作为这所上海顶级商场中好几家奢侈品旗舰店的白金会员,每次新品推出或者逢年过节的特别活动,张乃驰只要有时间都会来逛逛,这也算是他人生中的一大享受。今年年底碰上了攸川康介的死和低密度聚乙烯合同紧急交付,张乃驰带人在宁波北仑港一直盯到这批货全部清关完成,才在圣诞节前夜回到上海。疲惫、紧张和种种彼此交织、难以言表的复杂情绪令他颇有心力交瘁之感,迫切需要放松,于是在这天下午抽空来到恒隆。
  当时,他正坐在蒂芙尼的旗舰店里,听销售小姐向他介绍这次圣诞打折活动中的一款经典商品——tiffany legacy系列的铂金镶钻项链。
  “华贵典雅的海蓝宝石,周围环绕圆形明亮式切割的钻石,这是tiffany legacy的最经典式样,过去从来不打折的,这次是机会难得。”长着一张冷艳面孔的销售小姐好像在背书,张乃驰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凝注在她的脸上,偶尔才扫一眼黑色丝绒托盘上那件闪闪发光、璀璨夺目的珠宝。销售小姐轻言细语将近一小时了,张乃驰依旧岿然不动,他故意折磨着这高傲女孩的耐心,他知道她自恃年轻貌美,曾经凭此优势掏尽男人的腰包而无往不胜。张乃驰暗自好笑,女人他了解得太多太深,对这种故作矜持、实则见钱眼开的货色早就失去了兴趣。他抬起头看看玻璃橱窗,正想再找几件珠宝出来耍弄她,不料却一眼看到了在橱窗对面东张西望的孟飞扬。
  张乃驰大喜过望,连忙抛下一句:“就要这款了,晚上9点送到我那里!”他跳起来就冲出了店门,动作矫健轻盈,丝毫也不拖泥带水。销售小姐盯着他的背影,冷若冰霜的俏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  “孟飞扬,哈哈!是你啊!”张乃驰无比亲热地往孟飞扬肩上狠狠一击。
  孟飞扬一愣,忙也笑着打招呼:“是张总,这么巧。”
  张乃驰笑容可掬地上下打量孟飞扬:整洁得体的羽绒服和牛仔裤,但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。在奢侈品旗舰店中驻足停留的男人,有粗俗不堪的大款,也有搔首弄姿的明星,就是没有孟飞扬这种气质清新、装束简练的年轻人,难怪他的神态中散发着局促和不安,张乃驰肯定他是头一次踏进恒隆广场。
  这么想着,张乃驰的笑容越发亲切起来:“怎么?今天有空出来逛街啦?”
  孟飞扬倒坦率,摊了摊两手:“伊藤破产了,我现在处于失业状态,别的没有就是有时间。”
  “啊?伊藤破产了?!攸川康介怎么……”张乃驰脸色一变,似乎想表达同情,但眼中灼灼闪耀的狂喜却暴露了他的真情实感。孟飞扬低下头,虽然才见过几面,张乃驰瞬息万变的表情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孟飞扬总觉得,这人几乎无可挑剔的外貌下埋藏着极其动荡的内心世界,很有点儿像戴希说过的那种——人格分裂。
  果然,一转眼张乃驰又奉上满腔热情:“哎呀,上回我打电话约你,你就说没时间。今天凑巧了,怎么样?给我一个面子?”
  “张总,您太客气了……”
  “来,来,喝杯咖啡而已。”
  整间咖啡厅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,迷幻曲风的电子音乐和着咖啡的浓香轻轻萦绕,在这样的氛围中讨论死亡和破产,带给孟飞扬一种非现实的感觉。
  “唉,这么说伊藤还是没能挺过难关啊。可惜,可惜。”张乃驰摇头晃脑地感叹着,然而他那发自内心的喜悦比桌上的台布还要直白,孟飞扬就是想视而不见也不行。他心念一动,就接了句:“张总,其实你早就看出伊藤撑不下去了,对吧?”

章节目录

“瘾”私门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安娜芳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安娜芳芳并收藏“瘾”私门1最新章节